河北快乐扑克

文章標題

發布時間

  新華社北京5月4日電 題:一年“盜”走60億元,打盜版怎成“打地鼠”?——網絡文學盜版亂象調查
  新華社記者史競男、袁慧晶
  3.8億名讀者、1400萬名作者、1600余萬種作品……近年來,我國網絡文學蓬勃發展,但也深受盜版之害。業內調查顯示,2018年,網絡文學盜版損失近60億元,超過現有市場規模的一半。
  隨著互聯網和新媒體技術不斷發展,網絡文學侵權盜版花樣翻新,打擊盜版就像“打地鼠”游戲,打掉一個,又出現一個。問題出在哪里?如何遏制愈演愈烈的盜版之風?
  “打不死的筆趣閣”現象令從業者無奈
  “筆趣閣”是早年“知名”的盜版小說閱讀平臺,靠作品的免費閱讀吸引了大量用戶與流量,后被依法處理關停。然而,此后諸多新開設的盜版網站,掛靠“筆趣閣”之名,企圖借此吸引盜版用戶的關注。
  閱文集團CEO吳文輝說,針對冠以“筆趣閣”之名在各大應用市場傳播侵權盜版的行為,閱文集團高度關注,僅2017年至今,就針對性處理了近百起與該名稱相關的侵權盜版行為。
  記者調查發現,目前互聯網上仍有大量以“筆趣閣”或類“筆趣閣”命名的閱讀平臺。以百度搜索為例,輸入“筆趣閣”能夠顯示出上百家小說閱讀網站。
  據了解,這些盜版平臺的侵權模式“花樣百出”。“從一開始的盜版網站抓取內容,到現在的搜索引擎、瀏覽器、論壇、網盤、應用程序商店以及貼吧、微博、微信等多種傳播方式,聚合、轉碼等多種侵權方法相結合,自媒體賬號以及H5小程序開始成為盜版網絡文學新的集散地。”掌閱副總裁、總法律顧問吳迪告訴記者,通過對互聯網平臺上流量巨大的“筆趣閣”平臺進行監測,共計發現侵權小說多達35569本。
  “一個盜版網絡文學站點倒下的同時,能夠裂變出幾個新的盜版站點,如同百足之蟲死而不僵。”江西師范大學政法學院副院長顏三忠說。
  這一現象,讓從業者頗感無奈。據互聯網研究機構艾瑞咨詢的數據顯示,2018年中國網絡文學整體盜版損失規模為58.3億元,網絡文學的盜版損失占到了同期市場規模的58.3%,遠高于數字音樂的5.9%和網絡視頻的14.3%。
  中國文字著作權協會總干事張洪波認為,海量盜版平臺非法傳播網絡文學作品,不僅給權利人造成重大損失,也擾亂了網絡文學行業秩序,不利于行業的正常發展。
  技術發展讓打擊盜版遇上“新難題”
  隨著IP價值凸顯,網絡文學也成為盜版的“重災區”。
  為了打擊網絡侵權盜版,自2005年開始,國家版權局等有關部門連續14年開展“劍網行動”進行專項治理,雖然網絡版權環境明顯好轉,但盜版平臺仍然層出不窮,原因何在?
  業內人士透露,打擊網文盜版存在“三大難”:
  一是根除難——一方面,體系化規模化的利益鏈條,如中小型盜版網站與廣告聯盟等,使得侵權盜版行為有利可圖;另一方面,網絡文學侵權成本低,跟音樂或視頻相比,文字作品的文件存儲介質占用空間小,基本上沒有服務器帶寬的壓力,因此盜版成本非常低廉,且盜版文件的遷移也十分方便,新的盜版站點和APP不斷出現。
  二是取證難——盜版朝隱蔽化、地下化發展,如出現聚合轉碼類盜版網文APP等,侵權盜版者將主要人員及服務器均設置于境外,用以逃避國內監管與打擊。“網絡侵權盜版已經形成了搭建網站、購買軟件、獲取廣告、宣傳推廣、資金結算的‘一條龍’產業,組織成員分別掌握不同的專業技能,分工協作、跨省跨地域流動,非常隱蔽。”顏三忠說。
  三是維權難——訴訟程序繁瑣,且訴訟周期長,權利人打官司需要消耗很大的成本和精力。記者了解到,在判賠力度方面,雖然各級人民法院近年來均給予網絡文學侵權案件更高的關注,并且陸續產生了一批較高判賠的司法案例,但整體網絡文學侵權案件的判賠數額,仍不足以彌補權利人的損失,加之漫長的訴訟周期,整體上難以給侵權人造成實質壓力。
  吳迪認為,盜版平臺海量、侵權形式多樣、平臺主體無法確定或確認主體后發現為借殼公司等,都為打擊網文盜版帶來不小的難題,侵權者又常常打著技術中立的幌子,濫用“避風港原則”以逃避打擊。
  嚴懲“掛羊頭賣狗肉”“用馬甲做盜版”行為
  侵權盜版一直是威脅整個網絡文學行業的毒瘤。在業內人士看來,想要從根本上杜絕盜版,推動網絡文學產業的長遠發展仍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  張洪波表示,網絡文學作品的出現顛覆了傳統文學作品的發表、傳播和復制方式,而我國對于網絡文學作品著作權保護的相關法律還相對滯后。需要加快立法進程,盡快完成著作權法的第三次修改,加大對侵權盜版行為的處罰力度和侵權成本。
  據了解,2016年,國家版權局發布了《關于加強網絡文學作品版權管理的通知》,明確了兩類網絡服務商在版權管理方面的責任義務,并建立“黑白名單制度”,對規范網絡文學版權秩序具有重大意義。
  業內人士呼吁,希望版權監管部門持續監督通知的實施情況,要求第三方網絡服務商主動屏蔽和刪除盜版侵權鏈接,禁止廣告聯盟向黑名單上的侵權網站投放廣告,切斷盜版網站的利益來源。
  此外,專家認為,應加大司法機關查處網絡侵權盜版力度。對侵害著作權作品數量較多、社會影響較大的網絡平臺企業引入懲罰性賠償制度,嚴懲分享平臺“掛羊頭賣狗肉”“用馬甲做盜版”的現象,使侵權盜版者受到應有的法律制裁。
  “打擊侵權盜版還要靠行業自律和全社會的共同努力。”吳文輝呼吁作家、產業鏈各方協同合作,在網絡文學行業內部,建立暢通、健全、良性的溝通環境。

網站地圖 | 聯系我們
河北快乐扑克 十一选五玩法中奖规则 5分赛车开奖结果记录 新时时老时时 福彩7加一多少钱 360新时时彩开奖 足球大小滚球盘技巧 快乐12任选3计算技巧 贴吧赛车走势图表 2019年快三开奖历史记录 机选双色球号码